20 12
发新话题
打印

[同人文活动]幻世の守望者

[同人文活动]幻世の守望者

  人类已经无处可逃,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方舟,而是对抗外星人的利剑!今日在此处,我们“EOTI机关”将作为“Divine Crusaders”新生,在此宣言我们将成为地球圈的新主导者!然后肃清腐败的联邦政府!消灭来自外星的侵略者!要在这宇宙中建立地球人类的主权!
  想必诸位也已经知晓,过去为了开拓新的疆界,而离开地球的“飞龙号”的事。据称那艘船由于事故,在半途就归返了。其实“飞龙号”是在冥王星外宙域遭遇了被称为“虚空使者”的地球外智慧生命体的袭击而严重损坏!联邦政府的高层向人民隐瞒了这一事实,妄图掩盖“虚空使者”的存在与他们发动侵略的威胁!
  那也许能成为让世人知晓被称为外星人的存在,防止地球圈陷入混乱的手段。但是,我们地球人类暴露在外星人的侵略这一前所未有的危急之下,这件事是事实!我们“DC”在那之后就未曾放松过警惕。我们绝不向外星人屈服,决意要誓死保护我们的母星地球!
  今后的地球圈所需要的是具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能攻能守的政权。但是,那并不是为了靠恐怖与独裁来支配人民,我们绝不会把枪口对准,身为必须保护的对象的人民!理解“DC”的意志,希望地球圈和人类能够存续的人士,就请保持沉默以此示意,有异议的人就拿出力量来与我们斗争吧!
  以正义与和平的名义,以高举的利剑的名义!人民啊!站起来!人民啊!战斗吧!与我们“Divine Crusaders”一起,推翻旧世界,去开拓地球圈新的未来!


—— 比安·佐尔达克 《“Divine Crusaders”成立宣言》



  听着这段录音,重温这份宣言,我仿佛又回到半年前“DC战争”的前夕,新西历186年11月3日这个不能忘怀的日子。当天我站在队伍右侧的人群中,看着演讲台上刚刚结束宣言的,在对我们微笑并举手示意的总帅大人,我和同队的队员们激动地并按照一定节奏高声呼喊着“DC!DC!DC!……”
  但这一切已成为过去,“DC战争”的结局是以我们的失败而告终的。联邦政府UGE依然存在着,地球圈也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要说唯一的不同的话,就是旧的殖民卫星统合军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由联邦的“圣盾计划”为主所组成的新的殖民卫星统合军吧。
  “DC战争”刚刚结束后,我就和救助了我的“黑金号”上的各位离别了,并在冥王岛附近的一座岛屿上定居了。要说这座岛的名字的话,这大概谁也不知道吧,就算是岛上最年迈的原住民也不会知道这座岛的名字的。因为这里和冥王岛一样属于南太平洋马克萨斯群岛,所以暂且称呼这里为马克萨斯α吧。
  刚提出离舰时,战舰上的一些朋友们就劝过我。让我和他们一起走,离开这座岛屿,加入“黑金号”,一齐为了“DC”的荣光,继续驰骋在沙场上。但我不能,我之所以不离开这里,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的这个岛屿是我和我同队的战友们迎击“钢”的地点。这里也是我在战争的最后聆听死前的总帅大人的遗言的地点。我要在这里忏悔,守护总帅大人和我战友的墓地。
  不久之后,“L5宙域”出现了代号为“白星”的异星科技要塞,艾尔扎姆少佐率领着“黑金号”,离开了这座岛屿,帮助了曾经击败了我队的“钢”与“虚空使者”进行了一次伟大的作战。比起此时由原“DC”副总帅阿德拉统领的“DC”残党军来说。艾尔扎姆统领的“黑金号”的才是继承了“DC”旗帜的唯一人选。
  这次作战后,艾尔扎姆少佐便失踪了,我虽然只和他有过几次少数的接触,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位真正的战士。新任的舰长雷切尔我没有见过,所以一点也不了解他,听舰上的朋友说是艾尔扎姆失踪前指定的人选,大家貌似也都不知道他的来历。在我看来,这个舰长似乎有点过于无所事事。战争结束后,他就时常率部来光顾本岛。每次只要一来,他们就会在这里住好些日子,我和岛民也会尽些地主之谊好好款待他们。不过说实在的,也有人希望他们这样无所事事的,比如岛上渔村的村长大人。因为每次他们一来,都会带来许多物资,不是像这种贫困地区可以随便能搞到的物资。村长大人还真是现实主义啊……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作为一个战士,一个男人应该以什么为重。这位新人舰长一点也没有复兴“DC”的意愿。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无能之辈,比起艾尔扎姆少佐,他显然要逊色许多。虽然他在某些方面和少佐很像,但是在我的心目中,在整个“DC”的部队里能够继承伟大的总帅大人意志的只有两人。一位是邦大佐,另一位就是艾尔扎姆少佐了。前者是我在“DC战争”期间所属的部队的直隶最高长官。他们是很好的长官,待人亲切,但是温柔中又不失严肃。都是值得让别人尊敬的。他们伟大的程度,是现在这艘“黑金号”上的信任舰长用一生也不能赶上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在这个岛上已经生活了将近半年了。
  今天的空气格外清新,海风的动向也意味着今天绝对是个好天气。我支起了遮阳伞,靠在了海边的躺椅上,随意的听听收音机里的新闻。这便是我半年来认为这个岛上最舒适的生活方式了。今天的新闻又是联邦政府开发了某种新型的人型机动兵器的报告。出于私情,我厌恶联邦的一切,这只会让我很生气。但说句公道话,我不得不认同联邦军的目前的军事实力的强大性,他们终归还是继承了的总帅大人的理想。他们摒弃了之前的和平政策,如今的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双手与智慧守护着这颗美丽的星球啊。但是不知为什么,每当想到这里,我的胸口都会隐隐作痛。我慢慢的闭起了眼睛,回想着过去的种种回忆,新闻的嘈杂声渐渐离我越来越远……

—— 南美·智利海岸线 ——

  在已经完成注水的“DC”新型潜艇杀手鲸的排出舱口里,只有低声呻吟的引擎声在回响着。我坐在此处所搭载的新型“AM”利昂的驾驶舱之中,独自在焦躁着。
  屏幕里闪烁着花白的雪花纹。我随意的敲打了几下键盘,把间谍摄影仪投射的画面在屏幕中打开,那是一片繁荣的城市的景象。
  “啧!” 我轻声地咋了下舌头。“我们在为了地球奋斗,这帮平民与政府过的倒是十分安稳啊。”
  关于这次的作战任务,内容很简单,我们“守望者”小队全体将于瓦尔帕莱索登陆,突破当地的联邦军防线后,从帕拉米洛斯岭直抵库约地区的核心地带的门多萨空军基地进行军事打击。而当我军彻底毁坏敌南美地区的指挥部后,邦大佐的部队将会一气喝下,从联邦手中解放整个南美地区。
  门多萨,旧西历的时代里是名为阿根廷的历史名城,位于以葡萄酒酿造闻名的库约地区的核心地带。城市西有依安第斯山支脉的帕拉米洛斯岭,城市则建设在由门多萨河冲积出的河谷之上。地理位置重要,穿越安第斯山边境线可以进入智利:从门多萨向东1037公里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往西380公里可达圣地亚哥。城郊还拥有南美洲稀少的机场。由于该城战略位置重要,门多萨一直是南美地区重要的军事重镇。
  “你们准备好了么?”
  从驾驶舱的通话器里,舰长正在询问着。不过答复这个询问则并非是我的职责。
  “请在稍等一下,彻底查明敌军的防线布置前,请在稍等下。”
  平静、沉着的声音在答复着,那是赫尔琵亚大尉的声音,是我所属的特攻部队“守望者”的队长。
  在听到这声音的同时,我默默的吐了一口气,我为自己莫名其妙地在急躁,而为之苦笑。
  队长的作战能力就是我队不败的主要原因。在刚被编到“守望者”之后,一次在酒吧中从法布尼尔那里闻听了队长从前的事迹。在他还在联邦军的时候,曾经在教导队的候选部队中服役,是被称为“烈空的贤者”的王牌机师。调到邦大佐手下后,也有“战争专家”的美誉。他是有着相当的自负与自信的。这次的任务对于由他率领的我们来说可以说就是简单到极点了。
  在队长的指示下,我将画面的焦距快速的调近了。急剧地左右晃动的影像里,朦胧地投映出建筑物模样般的物体,那应该就是联邦基地的防御设施了。
  “目标确认完毕。舰长,感谢您至今的厚意。”
  对于法布尼尔的答复,舰长似乎是忍不住含笑了,在通话器的另一边可以听得出来:“了解。大尉,还有守望者的诸位,虽然也发过了许多的牢骚,但是我在诸位的身上,看到了身为军人的自豪,祝你们作战成功!”
  整艘舰上似乎掀起了一阵紧张,操作员接替了舰长。通讯器中传来了紧绷的声音:“离目标地点5海里,天气状况正常,气温为35度,有点燥热啊,各位加油!守望者队,完成出动准备了吗?”
  “2号舱口,法布尼尔机,准备OK。我可等得不耐烦了啊,来吧!让红莲充满整个战场吧!”
  “1号舱口,赫尔琵亚机,准备OK。法布尼尔,丑话说前边,注意队形,狙击援助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3号舱口,蕾薇亚丹机,出击准备完毕。真想早点把任务做完,到南方的岛上去好好地渡个假呢。”
  啊……轮到我了“4号舱口,……机准备完毕。恩……我同意蕾薇亚丹的想法,作战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度假吧!”
  “喂~喂~新人,别这么紧张啊。真正作战胜利!是要完全胜利的哦!到时候度假才会觉得无所忧虑啊~”豪爽的大叔发来了通信,“一会儿要将自己的步调调整好哦!你就好好跟在队长身后就好了。”
  “你先注意好自己吧!”队长接了一句,“看来大家的准备都已经完成了。好,全舱门开启。 守望者队,出动!”队长说道。
  潜水舰“杀手鲸”,在这深海之中,缓缓地在背部打开了四个缺口,从那当中,将四个巨大的水柱向海面喷射而去。
  喂……我还没准备……
  一股呕吐感将我想说的话全部压回了嗓子里。这种异样的感觉是由于出击时突如其来的里的相互作用对身体造成的不良反应。我们的利昂被杀手鲸直接喷射了出去,突破了海面。随着保护机体不受水压而特制的保护装置打开的一瞬间,驾驶舱内的一切一起开始了运转。
  在侧面的显像幕里,可以看见同样刚刚打开保护装置的蓝色利昂。那是蕾薇亚丹的专用利昂。
  “全机,保持队型,前往目标地点……”
  走在前头的赫尔琵亚队长对全员发出了指示。一方面给与我们适度的紧张,一方面又让我们扬起“作战是绝不可能会失败的”的安心感,一如往常的冷静、沉着镇定的声音。
  四架利昂,在匀速的状态下,悄悄地前进着。
  距离敌人的基地已经很近了,近到已经不用倍镜就可以看见敌方建筑物的距离了。再往前用这种速度飞行的话,我们就会被敌人的雷达发现,过程就是我们成为活靶子,结局就是被击坠……
  “按照预定,保持队型突破防线。”
  “了解。”我们三人回答的声音几乎重叠在一起。
  我确认了一下主显像幕,队长的绿色机体突然加快了速度,机体后边的指示灯有节奏的闪烁着。没错,这是“跟我来”的意思。
  从侧面的显像幕里,可以看见红色利昂与蓝色的利昂速度也渐渐加快。我也慢慢的将加速杆拉了起来。
  4人的机体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形成了一股弧形的气流壁。那是一口气地让喷射器喷射、像火箭般向地面飞去的利昂的加速度所产生的,我们一起向联邦的基地俯冲而去。
  “敌基地,确认。进行攻击!”
  无线电里交杂着一阵低沉的破裂声,大概是队长机与蕾薇亚丹机同时射出飞弹时产生的震动对无线电有少许微弱的干扰。接着显像幕里联邦军的基地设施爆炸了,第一击似乎是成功了。
  联邦军的士兵被眼前的突然袭击吓呆了,有的人开始四处逃窜,法布尼尔毫不留情地,对着那些逃兵开炮了。
  爆炸声与哀嚎声的共鸣,复盖在血与烽烟的画布上。跳脱了恐惧,将机枪抵在腰际向天空的利昂射击的兵士,被法布尼尔座机的无情的的子弹所吞没。
  常人根本就不是对手,“AM”在现在的这个时代的战场可以说是一骑当城的兵器,能够和它相对抗的兵器只有“PT”,但在这个基地里,“PT”显然是不存在的……战车,坦克,飞机,步兵。这里的联邦军的守卫部队就只有这些东西啊……
  “法布尼尔,适可而止了,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这个基地也应该向其他地区求助了。战斗续行,计划2开始实施。走吧,突进帕拉米洛斯岭,直捣门多萨基地。”
  “了解!”
  其实这次在瓦尔帕莱索只是为了吸引其余基地的视线。由于联邦军的人形机动兵器只局限于“PT”这种类型,那是一种还不会飞行的人形兵器。所以,如果从门多萨基地向这边派来援军,只有选择绕过依安第斯山支脉和通过运输机翻越帕拉米洛斯岭两种可能性。
  不管是哪种,等我们到达门多萨基地后,那里的守备绝对会因为派去增援部队而人手不足,这会给作战的成功带来很大的方便。要说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当不能反击的运输机从我们身边飞过时,这些庞大的战利品可以给我们带来很高的战绩吧。

——南美·门多萨基地——

  事与愿违,穿越帕拉米洛斯岭的过程中,并没有遭遇任何一架运输机。
  刚刚,翻过山岭,城镇就出现在我们眼前了。门多萨的城区可以说就是在山脚下建造的。
  由于刚才有山阻碍视线,我们未能得知敌人基地的所在位置。导致我们刚刚翻越山岭,就已经完全暴露在敌方的防御炮火下了。但是守卫部队依然只有坦克以及战车部队,这种火力显然对我们构成不了威胁。
  “呃!”
  蕾薇亚丹突然发出惊讶的声音,她中弹了。我赶忙将机身掉转过去,探察子弹飞来的方向。在我们的身后的烟雾中,渐渐闪出了巨大的三个黑色影子,以高速向我们逼近过来了。那是联邦军的主力“PT”盖修班斯特Mk-Ⅱ。
  能够和人形机动兵器对等地战斗的就只有人形机动兵器,敌人的指挥官很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刚转移到这个战场还没有1分钟,敌方的驾驶员便已经搭乘上“PT”来与我们战斗,可见对方的士兵也都是严加训练过的。
  一架盖修班斯特Mk-Ⅱ突然腾空而起,向刚刚因中弹而在调节平衡的蕾薇亚丹机扑去。蕾薇亚丹赶忙让机体放弃了平衡处理,而让机体突然向下坠去从而回避了盖修班斯特Mk-Ⅱ的亡灵拳的攻击。同时使用了枪械向上进行了连续的射击。
  “一机。”被击飞的盖修班斯特Mk-Ⅱ随着蕾薇亚丹在通讯机说出的简短话语爆炸了。
  我也不甘示弱,保持低空飞行冲向了另外的两台盖修班斯特Mk-Ⅱ。
  一阵射击,另外的两台的盖修班斯特Mk-Ⅱ被我和后方支援射击的法布尼尔机击破。
  没有了敌人的防御,任务攻击的目标联邦军的指挥司令部就在眼前。队长机与蕾薇亚丹机用光束武器一同向那个方向进行了攻击。
  在离这边稍远的地方,一道火柱随着爆炸声而矗起。穿过联邦指挥部散出的雄雄的黑烟、从那里突然出现的,是台银白而体型纤细的钢铁巨人。这个不是盖修班斯特Mk-Ⅱ……
  “PTX-005,野猪,银白色的涂装,难道是!?”
  队长还未说完,银白色的“PT”就向这边发起了攻击,队长机迅速闪过了对方的攻击轨迹,但是蕾薇亚丹机明显没有这么好运,由于反应稍微迟钝了些,她的机体的头部遭到了重击而后仰,火花四射,攻击她的武器应该是野猪的左腕上的环状光剑。我赶紧将摄影机抬向上方去搜索,果然,一个散发着翠绿色光芒的银白色的圆状物体从蕾薇亚丹机头部飞了出去。
  “小心,对手不是等闲之辈,大家注意。”
  队长的一席话提醒了我们,此时应该紧绷起神经,因为眼前的这台银白色机体从刚才的一系列攻击动作中证明了队长刚才的推测。
  “蕾薇亚丹,请回答!重复!蕾薇亚丹,请回答!”
  “没问题,队长。仅仅是头部的摄像头部分被破坏了。机体着陆平稳,没有大碍。”
  听到这样的回答,队长在对讲器那头长舒了一口气。对于参与战争的人来说,能够从战场上活下来就是最大的愿望,而对于一个对工作及下属负责的指挥官来说,能够让部下活下去就是他们的愿望了。

——南美·智利海岸线——

  “舰长!守望者小队发来密码信号!这是……他们成功了!他们已经将门多萨中枢的指挥部门破坏了!”
  “很好,立刻将内容传达给旗舰。”
  “邦大佐下达了指示,全军突击!”
  “了解。”舰长迅速的拿起了无线电通讯器。“通告全体机组人员!‘南美作战’正式开始,杀人鲸8号上浮,全体机师去格纳库准备!重复!通告全体机组人员!‘南美作战’正式开始,杀人鲸8号上浮,全体机师去格纳库准备!”
  平静的大海上,海鸟在上空盘旋,突然从海底突然上浮的庞然大物将它们惊飞。
  “M.A.P.W,发射!”
  舰长一声令下,杀手鲸的喷射口被打开了,两枚M.A.P.W先后被喷了出去。
  短短数秒后,瓦尔帕莱索基地上空升起了多柱巨大的黑烟。
  “AM部队。准备就绪!”
  “AM部队准备,发射准备就绪,无异常。AM部队出击!”作战指示员一声令下,杀手鲸的机体发射通道尽数打开,一台又一台的AM喷射了出来。
  “南美作战”正式打响了……

—— 南美·门多萨基地 ——

  “请回答!法布尼尔!呸!已经失去知觉了么!”
  就在不久前,法布尼尔由于突如其来击坠蕾薇亚丹机的野猪而开始兴奋起来。他不听指挥的打乱了队长布置的阵型,单体向野猪发起了挑战。
  但很不幸的是,他被击坠了,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队长……”我有点胆怯了。
  “不要害怕。现在依然是二打一,咱们仍然占有绝对的优势。刚才通过信号,‘南美作战’已经开始了,不久之后就会有援军来增援了。在增援到达以前,我们只要保护住他们两机并注意不被击坠就好了。”队长平静的声音,无疑是对我这颗担惊受怕的心的一种安慰。
  “任务明白……”无疑,队长说的话是正确的。我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用B阵型,不要走上法布尼尔的错路哦。”
  话音刚落,队长的绿色利昂便向着对手冲了上去。都不等我回答啊。
  警报突然想起,雷达上出现了少数的热源反映,攻击的目标正是已经处于冲刺状态的队长了!
  我知道已经晚了,就算此时我通过无线对讲机提醒队长。但如果队长自己没有发现、、发觉的话,光凭人类自身的反应能力绝对会被那些神秘热源击中。但我还是喊了出来。“危险!”。意料之外的是,队长在我喊出第一个字的同时,就已经改变了行进方向,向天空飞了起来。紧接着一排子弹从队长刚才的冲刺路线上飞了过去,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敌人并没有完全被消灭掉,仅存的几辆依然可以射击的战车早已埋伏在那里,近乎损坏而又不启动的战车在雷达上完全是搜索不到的。这一切的背后,肯定有一个高明的指挥官在幕后进行着指挥工作,这是他故意设下的陷阱。
  “一边与敌机战斗,还能一边布置战局啊。杰洛……你的手段还是如此高明啊”队长在通讯机的那边自言自语道,难道队长知道那名指挥官是谁?
  不去想了!我按照队长指定的B阵型开始向前行进。一些战车也对我进行了攻击,我尽可能的像队长那样进行着闪避工作。利昂的身前绽开了火花,但是我不为所动,反而将还在抵抗的部队一一击破。飞过来的一些战斗机,就像是拍打烦人的飞虫一样,只需用机体飞行时产生的气流就能将它们击坠了。终归还只是一些旧型的兵器,和我军的新型兵器“AM”相比,感觉就是婴儿在和成年人打架一样。
  至于那些阻拦队长机的小型战车,感觉就是蚂蚁在对大象示威一样。将全部的子弹倾斜之后,爆炸的命运就随着来临了。大多数战车的命运更加惨烈,子弹都没有用光,就已经被炸掉了。
  爆炸的火焰蔓延到了门多萨的城镇上,这个历史名城很有可能就在今日的这次作战后,就会从世界的地图上消失。这就是战争。发动战争的人永远不会去计算一场战争可能让多少人丧命。伪善的统治者们,他们只会在战后进行一些统计工作,然后开一些所谓的追悼会,来抚慰那些亡魂。他们从来不会预先算计一下那些因为战争失去一切的人,要用多少年来将那些失去的东西寻回,而且有些东西是永远也找不回来的……
  战斗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我突然注意到一个问题!眼前的联邦军已经完全陷入了苦战,而那台野猪却依然没有做出行动!那台机体的驾驶员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他要等战场上只剩下一个敌人时进行一对一的决斗么?
  我有些按捺不住了,要知道战斗进行的越久,火势就会蔓延的更开。我们是来从联邦手中解放门多萨的,而不是来破坏的。
  终于,队长突破了重围,率先冲到了野猪的面前。两机对峙着,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仿佛拥有了灵魂一般,互相敌视着。队长机突然使用******全力的开始攻击野猪,可见队长已经将武器切换成了自动连发。
  野猪终于有所行动,但它却没有向队长的利昂冲去,反而调头向反方向飞去,队长则独自脱离了战场,向它离去的方向追去。
  果然,那台银白色机体的驾驶员只是想将队长引过去,通过刚才那句队长无意的感叹,我就知道两人很有可能战前就相识了,甚至可能之前曾经是战友的关系。刚刚作战时,对方也通过队长机体的动作察觉到了队长是谁。他俩的战斗我无权干涉。没错,这是王牌与王牌之间的战斗。

—— 南美·巴拿马城 ——

  “战况如何?”
  “报告总帅,我军已经如期攻下了南美洲的西北部地区”
  “很好,诸君辛苦了……”
  “但是总帅,西部的约库地区攻略一直还没有准确的回信。”
  “哦,那里果然如预期一样啊。”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那里早在作战前,我就派人对那里进行了侦查工作,联邦试验PT部队在那里进行着实验。而且该队伍里边有个我中意的ACE存在,被称为‘白银刽子手’的杰洛·奥米加。”
  “那我是不是向负责该地区作战的布置一下,为他留个活口?”
  “没有必要!现在的一切就是一次试炼……和他作战的部队,你是按照我的要求派遣守望者小队去的么?”
  “恩……”
  “那就好了。我想看看同样出自一支部队的两名战士,谁可以通过这次试炼获得我的奖励。”

——南美·门多萨基地——

  火焰正在减少,队长与野猪离开战场后,我独自一人清理了整个战场残余的敌人。现在我正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待机。
  “OUT3呼叫守望者小队,听到请回答。”
  “这里是守望者小队。任务完成,请来清理现场。”
  “了解。”
  不久之后,一艘运输机与9台利昂整齐的以3个人字队形飞到了战场上空。运输机降落后,机组人员立即回收了我队的那两台损伤严重的利昂,医务人员也将因重伤昏迷的法布尼尔抬上了单架。蕾薇亚丹没有大碍,她在对该补给队的指挥官布置接下来的任务。
  “那就这样,清理战场的任务交给你们了。”蕾薇亚丹对运输机的指挥官说道,然后目光转向我,“我们走。”
  “喂!你!你们要去哪里?你们的机体除了那台黑色的利昂都已经不能使用了!”
  去哪里?当然是去找队长了,蕾薇亚丹早在我清场结束待机时就和我商量好了。等援军到来,我们就借台机体去找队长……
  “确实是不能使了啊。所以从你这里借台利昂好了。”蕾薇亚丹一边说着,一边向停在柏油路上待机的利昂群走去。“恩~这台不错,颜色和我的那个很接近~”说罢,便将里边那个正在喝饮料的驾驶员抓住领子扔了出来,强行进入了驾驶舱内。被扔到地上的驾驶员,他的饮料从手里飞出来洒了一地。他现在的形象真的很好笑。但是他却不能有所反抗。在DC的军队里,我们守望者小队直隶于总帅的近卫队之列,拥有无视地方指挥官命令,并可以随意调动军队的的特权。
  “喂!你们到底要去干嘛?”
  蕾薇亚丹已经坐进了驾驶舱,对机体开始进行检查并对OS进行调整,“我们中途遭遇了联邦的PT部队,队长为了计划能顺利进行,将敌人引走了。我现在有必要去向队长进行增援。”……骗人。话还没说完,机体的驾驶舱门便关闭了,险些打到站在外边听着说教的那个指挥官的脸。
  我也赶紧回到了我的那台黑色涂装的利昂驾驶舱之中。
  “算了!我不管了!要去就去,你们是死是活于我们无关!”无耐的指挥官也只能放弃了。
  机体启动完毕,一切准备就绪。队长,撑住!我们马上就来。我心里这样默默的想着。
  突然萤幕上蕾薇亚丹进入了我的视线。
  “喂……说真的,自从你进入部队的时候我就对你有一定的好感了。怎么样?这次作战结束后,和大姐姐去约会吧~战前的那个提议不错吧?一起去海边吧。”
  啊……这算是被告白了吗?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我已经22了,但是被女孩子告白还是第一次啊。“喂,称呼自己是姐姐啊,你明明不过才20罢了。”不知该说些啥啊,我只能随便的敷衍了一句。
  “哼哼~还记得姐姐我的年龄啊,看来我在你心中还是有点份量的啊,否则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啊?那就这样说定了哦。战后约会哦!”
  喂……不要随便决定啊……不过,偶尔和这样美丽的女孩子约会也不错吧……我心里这样想着。
  但是……这个想法永远只能是幻想了……

—— 南美·约库地区野外 ——

  工厂在瞬间化为了污尽,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两台巨人般的机体生生弹飞了出去。
  就在不久前,这两台机体白热化的战斗,将附近的一座化学工厂的燃料储备罐打爆了,强大的冲击波将混杂着危害物质的气体、液体一股脑的倾泻了出去。看来以后以这工厂为中心几公里的范围内,将再也不会有花草树木生长了,动物也将会远离这里。这只是两个人的战斗导致的环境污染。可想而之,当大规模会战展开的时候,污染会达到什么程度?
  “队长。不要紧吧。队长!听到请回答!”
  赫尔琵亚拔去了由于刚才的冲击,一些刺进他腹部的显像幕的玻璃碎渣,绿色利昂由于刚才的冲击已经完全不能行动了。
  “啊……你们来了啊。作战顺利完成了吧。”都到了这种时候还只关心作战是否顺利么?
  “不用担心了,任务已经完成了。”
  “呵呵,杰洛。看来最后是我们这边胜利了呢。”
  “是啊……”一个声音从通讯机那边传了过来,“不过啊,咱俩的战斗似乎是我赢了啊。你的机体已经不能运作了啊,而我的却完全还可以啊。”
  “你们这个实验部队的成果真是强啊,如果这台机体被量产了,就算是日后我军秘密研发的几台主力机体量产化,也将不会是联邦军的对手啊。”
  “放心好了,野猪只有一台,在遥远的极东支部呢?我的这台基本上已经不是野猪了。”
  “原来是这样啊……,蕾薇亚丹,看来后边的工作要交给你和那边的小鬼了。”
  “任务了解……”
  话音未落,蕾薇亚丹机突然向对手的银白色机体冲去。
  果然如队长所说,对方的那台野猪确实是有可以称为BT级别的新型机器人。他只是拥有野猪的样子罢了,内在的设计图绝对是全联邦最精英但是却没被总帅调走的科学家们的智慧结晶。
  运动性,装甲,这一切都已经远在DC现在的主要兵器利昂之上。
  相对应的,蕾薇亚丹的这台新利昂也有足够的战力。散弹枪,蕾薇亚丹现在驾驶的利昂上配置了这种新型的人形机器人用武器。没错,蕾薇亚丹刚刚挑选的这台利昂不仅是外形,涂装接近于她原本的利昂,武装方面更是超越了她之前的那台专用机。这支散弹枪的威力可是远远凌驾于坦克车上大炮的威力啊。
  开火!散弹枪的枪口呼啸着!但是就在那个瞬间,野猪并未进行闪躲,背上的喷射器猛然咆哮了起来!机体开始向前突进。
  蕾薇亚丹发射的炮弹由于刚才对方突然的加速,反而被躲过了。
  我无从插手,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两人战斗的节奏,我完全跟不上拍子,现在过去我只能当靶子。
  蕾薇亚丹显然是被对手的操作技术吓到了,全力的将利昂向对手的机体撞去。原本能躲过这次冲撞的野猪,却由于刚才突然的加速关系,完全没有躲开这一次的攻击。生生是被利昂顶着飞了起来。
  蕾薇亚丹赶忙拉起了操作杆,利昂做出了一个漂亮的反转动作。但是在他上边的野猪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由于支撑他离开地面的物体的离开,野猪直接从空中落了下来。
  不行啊!野猪是拥有短时间滞空能力的啊,这种能力能够让野猪在空中短时间的进行战斗啊。但完全在我预料之外,野猪直接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轰隆!地面如同地震一般颤抖着,巨大的响声震得我捂住了耳朵。这台机体到底是怎么改造出来的啊?滞空能力难道被蒸发掉了么?
  蕾薇亚丹抓住了这一次机会,向激起烟尘的中心地带发起了猛烈的射击攻击。
  咔嚓……咔嚓……蕾薇亚丹机的驾驶舱里重复着这个声音。由于刚才的这次进攻,蕾薇亚丹已经将全部的远程武器的子弹用光了。但她还是在几近疯狂的按动着射击键。
  作为守望者小队的队员,每一名队员为了能够配合队长赫尔琵亚的要求,曾经都经受过药物处理。只有我是个例外吧,因为我是这次作战才被调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没有经过药物处理的我还是有一定的理智的。但其余的队员们就不同了,普遍的很不冷静,虽然他们都有很高的驾驶技术,但是一旦受到少许惊吓,紧张会促使他们暴走的。不过比起法布尼尔在训练时的经常性来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蕾薇亚丹这么激动的说。
  烟尘渐渐的散去,看到眼前景象的蕾薇亚丹双目圆睁,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如此猛烈的攻击后,敌人的机体居然还可以运作。没错,野猪双手撑地,已经慢慢的站了起来。
  “喔喔!”蕾薇亚丹吼叫着。
  蓝色利昂拔出了腰间的实体剑,举起那刀刃。背部的喷射器加速的运转着,向着野猪冲了过去。
  野猪的左臂突然弹起,一条搭载着翠绿色火焰的银白色圆形物体呼啸而出。
  猛冲过来的利昂,已经没有时间可以避开了。在下一个瞬间,环状光剑运作时产生的产生的巨大声音,仿佛恶鬼一般咆哮着,撕裂了大地,黑暗,天空。
  利昂正面承受了环状光剑全部的威力。装甲被打穿,驾驶舱所在的腹部凹陷了下去。但是攻击还没有结束,环状光剑在贯穿了利昂的腹部之后,回来的瞬间,将利昂切成了两半。
  紧接着,爆炸了……
  刚刚的一瞬间都发生了什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的继续运作着。
  令人不忍目睹的事故,充满血腥的事件,凄惨无比的惨剧,意想不到的灾祸,突如其来的巨变……
  蕾薇亚丹少尉的机体爆炸了,爆炸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她在冲我微笑,“一起去海边吧。”
  “喔喔喔喔!”
  我近乎疯狂的嚎叫起来,没错,杀人凶手!对面的那台野猪里坐着的驾驶员是个杀人凶手!
  我将推进器的输出开到了最大,右手握着的操纵杆猛然拉起,利昂的右腕也随着挥起。在那手上,握着我大脑空白时期随意抽出的武器。左手下的操纵杆也全力按了下去,左手的电磁光炮随即发射,但是未经瞄准的射击完美的打偏了。
  野猪也感觉到了我这边的异样,抬起了左臂,想用同样的招式击坠我。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马力全开的利昂可以在他手臂还未抬起前,冲到他的面前。
  巨大的实体剑直接切入了野猪正在抬起的左腕,闪出了闪光与火花。
  野猪仿佛是在痛苦的挣扎,用力的将那只已经被砍断的手臂抽回。不过在这行动的过程中,切断面上发生了小小的爆炸,就这样这台野猪目前见过的唯一武装环状光剑便被封印了。
  成功了,这样你就无法反击了!
  本来我还是想乘胜追击,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台野猪的右腕居然也拥有一个环状光剑。
  还!还有!
  “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大声叫嚷着,握紧了手中的操纵杆。要知道这种距离想躲避环状光剑这种半带跟踪的武器有多难!
  虽然很惊险的闪躲过去,避开了直击。但是利昂的左肩还是被击中了,冒出了火花。
  抛出的环状光剑在返回的期间,就是最佳反击的时间。我努力的调整了机体的平衡,全力的将实体剑向对方的机体刺去,而对手返回的环状光剑也向我机袭来……

  南美作战最后以我军的胜利而告终,由于守望者小队在该次作战中表现出色。我队的全体队员受到了比安总帅亲自颁发的奖章。赫尔琵亚队长升职为少佐,颁发一等荣誉勋章与英雄勋章。法布尼尔颁发二等荣誉勋章。追封殉职人员蕾薇亚丹为少佐,赋予一等荣誉勋章与神圣十字勋章。而其中由于作为最后将敌ACE机师白银刽子手——杰洛·奥米加击坠的我,升职为中尉,受到了比安总帅颁发的英雄勋章与神圣十字勋章……
  但经历过这次作战后,队伍里的各位开始出现了分歧。由于蕾薇亚丹的死,法布尼尔开始终日沉浸在酒精里。他记恨我,认为是我没有尽到职责保护好蕾薇亚丹。队员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赫尔琵亚队长却在这种时候由于钢铁号的关系,被调到了迎击部队。但最后由于指挥人员的失策,经过几次失败的赫尔琵亚队长回到了冥王岛继续领导我们守望者小队……
  新西历186年11月31日,由于守卫部队的疏忽,联邦军所属的宇宙诺亚级万能战舰钢铁号对我军总基地——冥王岛实施了攻击。我们守望者队奉命与其他的护卫队伍在马克萨斯α迎击钢铁号。
  作战开始前,我奉比安总帅的命令,驾驶着新型的试验AM——DCAM-004R破云者迎击钢铁号。
  但是作战的最后的失利还是不可避免……
  赫尔琵亚队长与法布尼尔先后被钢铁号的PT击破。最后,我也被联邦军的一台可以变形的白色PT击坠了,如果按照资料记载的话,那台是PTX-006野生猛禽。
  夕阳之下,我站在马克萨斯α的海岸上,望着远方冥王岛上升起的巨大光柱。不会错的,总帅大人在最后的决战中失利了。悔恨……悔恨没能将总帅大人的意志传达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充满着这种心情……我回想着大人死前通过无线电留给DC全体将士的诗歌……

自然多明媚,
向我照耀!
太阳多辉煌!
原野合笑!

千枝复万枝,
百花怒放,
在灌木林中,
万簌俱唱。

人人的胸中,
快乐高兴,
哦,大地,太阳!
幸福,欢欣!

哦,爱啊,爱啊,
灿烂如金,
你仿佛朝云漂浮山顶!

你欣然祝福膏田沃野,
花香馥郁的大千世界。
啊,姑娘,姑娘,
我多爱你!
你眼光炯炯,
你多爱我!

像云雀喜爱凌空高唱,
像朝花喜爱天香芬芳。

我这样爱你,
热血沸腾,
你给我勇气、
喜悦、青春。

使我唱新歌,
翩翩起舞,
愿你永远爱我,
永远幸福!


——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 《五月之歌》 节选



  眼泪不知何时充满了我的眼睛,我也不知何时从睡梦中醒来的。仰望天空,它还是如往常一样蔚蓝。直到现在,我还忘记不了半年前的“DC战争”所发生的一切。可能我一直就没有放弃,这半年的时光没有将我心中的战火完全浇灭。否则我就不会在我家的地下利用物资修复,改装,调整那台出云者了。对,我没有放弃!只要有契机,我会从新踏上沙场的。
  不过仔细想想,说这些都没啥大用处,邦大佐与艾尔扎姆少佐都不知所踪了……
  我再次打开了收音机,希望下面播放的新闻可以让我改变心境……

  人类真的已经摆脱了异星人么!联邦政府确实成功的从外星人的炮火中守卫了地球一次,但是战后他们又在做些什么呢?确实,“东京宣言”的“圣盾计划”是为了保护我们地球圈而企划的。然而,在“东京宣言”之后,联邦政府到底实施了什么政策?肥大化后偏向于个体特权的官僚机构,终日碌碌无为,无法解决旧世纪所残留的种种问题……终日只顾会议和选举工作,整日重复的立法只不过是为了推卸责任,但是覆盖整个地球圈的严重事态已宣告该结束这种思考方式!
  生于地球和宇宙中的人们,我在此宣布!我等正是守护地球圈最大力量!我宣布!能够驱除过去比安·佐尔达克所宣示外星人威胁的……只有我们新的“DC”军“新生DC”,别无他人!
  正如刚才说的“东京宣言”那样,联邦政府现在隐瞒众多事实,将地球圈的命运之船交给这些人掌舵,无异于自杀行为,诸位愿意成为当权者的弃棋毫无意义地送死吗?诸位愿意接受种族灭绝的悲惨结局吗?否!诸位该有求生的意志。诸位该要掌握自己的未来!
  要求存,现今只有唯一的手段,就是集合人类的力量和睿智,勇敢面对迎面而来的威胁,并为此排除腐败的官僚机构……只有通过在强大的力量之下统一众人的意志!
  现在,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并非“埃癸斯的圣盾”,而是“哈尔帕神镰”!赞同我思想的人请来“新生DC”!摒弃对力量的贪欲,愿为人类及地球未来献身的人,我们来者不拒!战士哦,集合于“新生DC”军的旗下吧!以我们自己双手来赢取自由和未来吧!



—— 邦·巴·邱恩 《“新生Divine Crusaders”成立宣言》



  这是……邦大佐的声音!“新生DC”么!这个演讲,无疑是将我心中掩埋了半年的战火完全的激发了出来!没错!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并非“埃癸斯的圣盾”!而是“哈尔帕神镰”!
  我从躺椅上一跃而起,猛的冲进了我的家中,打开暗道的入口,向地下的格纳库冲去……

  新西历187年4月,随着这份宣言,地球圈再度迎来了新的战火……但是不管是挑起战争的还是接受战争的双方,他们都不知道。再过不久,新的敌人将会翻越遥远的银河来到地球与他们战斗……


——完——



[ 本帖最后由 AYA 于 2008-11-29 18:5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mazdarx8 经验值 +100 同人文章第一名优胜奖 2009-2-4 01:30
  • mazdarx8 资金 +800 同人文章第一名优胜奖 2009-2-4 01:30
  • mazdarx8 精神 +100 同人文章第一名优胜奖 2009-2-4 01:30
玩之能胜是一种天赋!玩而不迷是一种性格!迷而能自制是一种修养!玩而痴情则是一种境界!
SRW-OTAKU欢迎各位加入!33784747!

TOP

终于过来了
站在头牌支持

TOP

感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AYA 于 2008-10-23 21:58 编辑 ]
玩之能胜是一种天赋!玩而不迷是一种性格!迷而能自制是一种修养!玩而痴情则是一种境界!
SRW-OTAKU欢迎各位加入!33784747!

TOP

一篇完结的 用一个士兵的目光来看一场战争 好像一些好莱坞影片的特点

TOP

强烈支持,话说这回的同人文活动大家踊跃参与哈~
ディー·トリエル命~

TOP

刚看完两节,以普通士兵的视角描写反而有种别样的感动!

心理描述很细腻,对雷切尔的描写很有实感,

[今天的空气格外清新]后边这一段有太多东西!

TOP

路过支持......论坛的写手越来越多了

TOP

构成有《全金属狂潮》的感觉,不过笔触比那更细腻~~

TOP

LS的评价感觉有点过了,我还没有那么强大。还没有超越全金的说。
我写作有很大的毛病,总是用一些幼稚的词汇来修饰文章,还是自己的写作实力不到家的说啊……
最近上班之余在看奈须大神的文章,来学习提高文笔的说。

[ 本帖最后由 AYA 于 2008-10-25 23:58 编辑 ]
玩之能胜是一种天赋!玩而不迷是一种性格!迷而能自制是一种修养!玩而痴情则是一种境界!
SRW-OTAKU欢迎各位加入!33784747!

TOP

看了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默示录。。。。

TOP

 20 12
发新话题